年糕糕

骤雨同风

我很明白和我妈吵架没有半点意义,因为一点用都没有,她不会改,我死了也不会改,因为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她是绝对正确,意见相悖就是你的错,她有无数种挑错的理由,因为母女的关系,我永远被动,永远不平等,她老的时候,情况颠倒过来的时候,她可不可以明白呢
不能吧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