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糕糕

骤雨同风

2017.3.4

吃完晚饭晃到小镇上荡了会儿。
街极静,往来的行人三三两两,结伴而行的少,多得是闲晃的独行者。早春的夜,没有什么风,却也不很暖和。常绿的樟树还时不时的掉几片泛黄的叶子,倒有点秋意。
临街的水果摊上摆着很多新鲜的水果,也不知道哪个是合时令的,看来看去还是选了酸口的菠萝。
找钱的是摊主上小学的儿子,因为多找了五块钱还被母亲揶揄了几句。小孩子到底脸红了,脾气却很可爱,扭着头就说要回去看电视,不管了。
夜幕沉沉,也不见什么星空,不知有没有月。只有橙黄的光穿过密密的树叶,光影斑驳。抬头也只在枝叶间瞥见一圈模糊的光环。路上没人,慢慢踱到路中去看,才发觉原来只是老旧的路灯而已。

临考在即了,传说的地狱高三也慢慢接近。
不怎么着急,反而在这时还生出几分飘渺的生活诗意来。

今夜极静
心也极静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