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糕糕

骤雨同风

我现在想起小时候还觉得自己蛮奇怪的,每天都很好奇大人们在讲什么,一年级的时候好奇六年级讲什么,上了初中好奇高中生讲什么。然后这么多年过来,发现话题好像也没什么区别。直到现在,几乎全然失去感知外界的兴趣了,而更可悲的是,它把一切东西撕开血淋淋的糊在你脸上,连抗拒的机会都没有。
每个人都是这样成长的。
而我又相当善于反省,因而时时刻刻都能看见那个愚蠢的自己
它睁着眼睛的样子
让我失去杀死它的勇气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