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糕糕

骤雨同风

魏纱

*设定是垂老帝王的一场梦,姑且可以当做燕洵重生文
*极度ooc(都是一场梦了,燕洵不会再被其他人狂虐了,虐他的只有小公主)
*元淳非原装,心狠手辣系列(想吃小甜饼的先死心吧)
*十有八九是坑(高三党没时间啊,哭唧唧)不怕就往下跳吧
*红灯提醒,小学生文笔

以下

这是一个孤独垂老的帝王的梦。
燕洵躺在秀丽宫的龙榻上,他已经衰老到无力坐起了,看床帐上那些复杂精致的花纹,它们盘根交错,复杂又华丽,然而又极轻巧,轻巧的像他的命运,一生都被裹挟着,在浮浮沉沉中竟也把他推向了那个天下至尊的位置。但那从来都不是他的选择。
命运也从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。天底下没有哪个皇帝会说自己是被逼着坐上这个位置的,他也不能说,那样就太过虚伪了。元氏的王朝确是他颠覆的,然而并不是因什么国仇,只为家恨罢了。他想到这里,又觉自己实在不肖,难道家恨便可不报吗?自是不能的。
他只是受不了这天下至深的孤独罢了。
今日是除夕,长安城内外皆是一片灯火通明,张灯结彩的景象,内侍和宫女皆被他放出去了,这空荡荡的宫殿里,只有他一个人,像孤魂野鬼,无家可去。他听到外面那些轻快的脚步声,和满含笑意的窸窣的交谈声,他愈体味到他们雀跃的心,就愈发觉出自己的孤独来。他忍不住想,在这个长安城里,他的大燕千万子民中,有谁,这一刻,会想起长安空荡荡的宫殿里,龙榻上躺着的垂死的帝王。
大概是没有的,
从没有人一心一意的待过他。
唯一的那个,死在皇位正对出去的长安街上,死在他少年时单薄的爱憎中。
姓元,名淳。

先放个前言,试试水啦,晚点会更脑洞分析

评论(4)

热度(19)